评论

《关于“美国扶植伊斯兰国”的证据考证(修订版)》

字号+作者:陈章 来源:察网 2015-11-25 11:36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在袭击巴黎之后,11月18日晚,IS对外宣称已将中国人质杀害。对此,笔者感到十分震惊。IS这种血腥残暴、滥杀无辜的做法,突破了国际道义的底线,也完全违背了伊斯'...

前言

在袭击巴黎之后,11月18日晚,IS对外宣称已将中国人质杀害。对此,笔者感到十分震惊。IS这种血腥残暴、滥杀无辜的做法,突破了国际道义的底线,也完全违背了伊斯兰教义。披着宗教外衣的IS,实际上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反人类组织。如果我们把时间回拨到2010年,会发现当时的ISI(IS前身)已经日薄西山,奄奄一息。然而,随着那位在美国监狱里颇受优待的巴格达迪在2010年成为ISI领导人之后,IS的命运也骤然发生变化。

是美国在ISI垂亡之际,对ISI进行了起死回生的抢救吗?

血腥残暴的恐怖组织向来不是美国的天然敌人,一旦某个恐怖组织有了利用价值,美国就会立马转而成为其亲密战友。上个世纪80年代,为了驱逐苏联在阿富汗的势力,美国里根政府大力支持包括本拉登“基地”组织在内的一批逊尼派原教旨主义激进势力,为其提供“毒刺”地对空导弹,援助资金则从1982年的3500万美元,发展到1987年的6000万美元。[1]美国总统里根与本拉登等圣战者的合影是对美帝伪善最有力的嘲讽。1993年,英国《独立报》还将本拉登照片刊在报纸上,并冠以“和平之路上的战士”的称号。

2011年,美国为了推翻卡扎菲,同样选择与以“基地”组织为代表的伊斯兰逊尼派原教旨主义激进势力连手。如昔日的恐怖组织头目贝尔哈吉,在美国监狱待了七年之后,转而成为美国盟友,共同打击卡扎菲。

那么,现今成为人类文明公敌的IS,是否也是美国扶植起来的呢?

一、IS头目巴格达迪:美国代理人?

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以现任伊斯兰国头目的身份而名震天下。但是,可能很少人知道,巴格达迪早先在美军一个特别的监狱中颇受“尊重”,甚至达到“行动自由,如入无人之境”的程度。[2]

 1,巴格达迪的“自由”监狱时光

巴格达迪原先是个“知识分子”,拥有博士学位。2005年,巴格达迪被美军抓获,关进了伊拉克南部的布卡监狱。这个监狱的前狱卒米切尔·格雷向俄罗斯卫星广播电视台表示,布卡监狱成为“伊斯兰国”的滋生地,在这个监狱里,圣战分子们可以自由地发展激进思想。格雷称:“布卡拘押中心的犯人们会使用暴力。他们可以设立他们自己的伊斯兰教教法法庭,甚至执行或折磨其他人,恐吓别人变得更激进。”[3]

在这样一个“不是为了解决政治问题而设立”(格雷语)的监狱中,巴格达迪的待遇要格外的好。2014年11月,英国《卫报》采访“伊斯兰国”创建初期的最核心成员阿布·艾哈迈德,艾哈迈德透露,驻伊美军“非常尊重”巴格达迪,“如果他希望找另一个营区的人,他就可以,而我们不行”。就是在这段“自由”而“有身份”的监狱日子里,“他(巴格达迪)所主导的一个新策略正在(美军)眼皮底下发起,那就是组建‘伊斯兰国’。”艾哈迈德称,监狱中的“极端分子”们非但没有相互隔离,还可以相互联络和策划,他表示,“我们有太多时间可以坐下来策划。在(首都)巴格达或者其他地方,我们不可能像这样所有人都聚集到一起。这种做法不可思议地危险,但在这里(监狱),我们不仅安全,而且距离整个‘基地’组织高层只有几百米。” [4]

 “如果没有美军在伊拉克的监狱,就不会有现在的‘伊斯兰国’”,这就是艾哈迈德的结论,与布卡监狱前狱卒的结论不谋而合。《卫报》指出,据伊拉克政府预计,“伊斯兰国”眼下最核心的25名头目中,大约17人于2004年至2011年期间在美军控制的伊拉克监狱中待过。

2,巴格达迪掌舵:ISI从垂死到崛起的美国魅影

巴格达迪出狱后到掌舵ISI(注:ISI成立于2006年,即“伊拉克伊斯兰国”,后于2013年与叙利亚武装“救国阵线”合并,改称ISIS,2014年宣布建国,改名IS,即伊斯兰国),美军可谓出了相当多力。2006年,ISI领导人扎卡维被美军定点清除,到了2009年,伊拉克的基地组织已经遭到重创,被基本摧毁。2010年5月,阿布·巴克尔·巴格达迪正式成为ISI领导人的第一天,美国和伊拉克军队将他的前任杀死在家中。[5]

按说,美国大费周折把ISI打到死亡的边缘,理应“宜将剩勇追穷寇”,不料,美国却从金钱和军事上支持ISI。

美国支持垂死的ISI的信息,来自一份美国国防部情报局的内部档。

2015年5月18日,美国福克斯新闻网(foxnews)刊发题为《军事情报预测ISIS将于2012年起频繁活动,将军舰设备从班加西派遣到叙利亚》的报导,该报导称,美国无党派组织judicial watch通过法院控诉得到了一份美国国防部情报局的报告档。这份档于2012年9月提交,预测恐怖组织将猖狂活动,并有可能会组建哈里发国。报告认为,安全情况的持续恶化将在伊拉克带来“可怕后果”,而isis将得到巨大利益。报告指出,“ISI可能与其它伊拉克、叙利亚恐怖组织结盟,占领伊斯兰国家。这将在统一伊拉克及保护其领地方面引发巨大危机。”报告预测,isis将于2014年6月扩张至伊拉克和叙利亚,从而建立哈里发国。这份档在美国中情局、国务院、军队高层等人手中传阅。[6]

这份报告的一部分被相继披露到judicial watch的网站上,部分档截图如下。[7]

04.jpg

这份文件的披露引起了许多国家媒体的关注,记者们通过对档的阅读,做出了相应的报导。5月26日,德国《焦点》周刊网站发表题为《五角大楼机密文件:美国政府缔造了“伊斯兰国”?》的文章称,这份报告表明,美国情报机构早就清楚,西方所谓的“反抗巴沙尔的温和力量”,其实受到“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的大力支持,这些带有教派特征的组织相互交织,最终会建立伊斯兰国并大幅扩张:

【在2012年8月的一份档中,美国国防部情报局写道:这一地区不稳定的局势或将导致出现一个“伊斯兰国”;也就是说,导致出现一个由伊拉克和叙利亚恐怖组织组成的联盟,它对整个地区构成重大威胁。

西方怀着极大的忧虑看着2011年春季的“阿拉伯之春”如何从埃及蔓延到叙利亚——并被巴沙尔政权血腥镇压。叙利亚陷入了近似内战的状态。在这一敏感时期,美国国防部情报局的分析师撰写了长达7页的全面档。这份档不久前在被部分涂黑后公开。就在西方说叛军是反抗巴沙尔的温和力量时,这些特工早就清楚:叛军受到“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的大力支持。

不仅如此:暴动越来越有教派特征,这又带来了逊尼派部族的支持。当时“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的领导人阿布·穆罕默德·阿德纳尼称巴沙尔是什叶派先锋,或许是为了激化什叶派与逊尼派之间郁结的冲突。“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后来融入“伊斯兰国”且阿德纳尼成为首脑人物之一。直到2015年5月5日,美国政府才为这位恐怖组织领导人的情报悬赏500万美元。

美国国防部情报局专家在档中反映,这些组织的相互交织最终方便了“伊斯兰国”的建立,该组织成立于2013年并在2014年大幅扩张。这份档不仅是提供了诠释的空间:它不是美国介入叙利亚的证据,而更像是一份在华盛顿最高政治圈和军事圈流传的战略档。对于这一大型地域恐怖组织的建立,美国为什么不做些什么?在这份部分被涂黑的报告中可以看到,在这种不稳定的局势下有成立哈里发国的可能性。且报告指出,这符合亲反对派的国家的意愿——更准确地说:这符合西方、海湾国家和土耳其的意愿。巴沙尔因此将被孤立,且他的地位将持续遭到削弱。】[8]

6月4日,拉美社也发出报导:【这份报告指出,美国国防部知道伊拉克的“基地”组织在2009年至2010年已经被摧毁,但是美国仍继续从金钱和军事上支持“伊斯兰国”组织的前身——“伊拉克伊斯兰国”。这份秘密报告承认,华盛顿从这个组织身上看到对付叙利亚的战略优势。报告指出,五角大楼预测到“伊拉克伊斯兰国”会与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其他组织合并,合并后可能会在叙利亚东部建立一个原教旨主义王国,而这个预测在2012年变成事实。此外美国防部还知道,由于伊朗、俄罗斯等国会在冲突中支持大马士革,而西方国家、海湾国家和土耳其会支持“伊斯兰国”组织作为叙利亚的反对派,这场战斗终将发展成现在的局面。这份报告的撰写时间是2012年8月,被归类为绝密档,只有美国国家安全局、国务院、军事情报机构、中央情报局、五角大楼、美国中央司令部以及其他一些机构才有权阅读。】[9]

巴格达迪的ISI不但接受美国的金钱、军事上的资助,还接受了美国的战略战术指导。在巴格达迪成为ISI领导人不久,一份秘密档出现在其办公室案头。美国2015年9月出版的《伊斯兰国启示录:历史、战略与末日审判》一书披露,这份全称为“巩固伊拉克伊斯兰国政治地位的战略计划”的档,无论从外观还是从内容上看,都像是一份美国政府智囊团的报告,不仅包含时事分析和对既有行动成果的总结,也对IS既往的策略进行了直言不讳的批评。这份档对巴格达迪如何壮大ISI做了全面指导,给出了许多后来被证实有效的建议。[10]

2011年,美国引爆叙利亚危机,巴格达迪率ISI离开伊拉克,进入叙利亚,频繁制造恐怖袭击,与美国的战略指向—推翻巴沙尔政府不谋而合。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巴格达迪领导下的ISI一路坐大,如今已盘踞伊拉克、叙利亚两国许多领土,建立起一个令人恐惧的“伊斯兰国”。

也就是说,美国不仅放任巴格达迪和其他极端分子们在美国监狱中相互联络、使巴格达迪及其同伙有大量的时间在安全的环境中策划“伊斯兰国”的建立,还在这些极端分子出狱着手建立伊斯兰国的时候,放任他们“相互交织”,美国及其盟友不但为他们提供资金和军事支持,还以“反抗巴沙尔的温和力量”的名义对他们进行保护。美国在明知“伊斯兰国”会对整个地区构成重大威胁的情况下,支持、纵容伊斯兰国的建立和扩张。

作为回报,巴格达迪领导下的ISI至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放弃了对抗美国和以色列的目标。2014年,“基地”组织宣布与伊拉克分支、即ISIS决裂。《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网站2014年2月3日报导:【“基地”首领扎瓦希里昨晚在圣战论坛上正式发布声明称,其领导的“基地”组织与ISIS没有任何关系。早在2004年,伊拉克境内的ISIS组织的前身就拒绝接受“基地”组织的控制,并且ISIS忽视了对抗美国和以色列这一“基地”的全球目标。】[11]

疑似巴格达迪与美国参议员国际事务主席麦凯恩的合影也被披露到网络。

1.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伊光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伊光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伊光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