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天方:IS“恐怖分子”是怎么练成的

字号+作者:天方 来源:共识网 2015-11-25 11:40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若要这个世界不再有仇恨不再有战争,只有那些手握先进武器大国们不再穷兵黩武恃强凌弱,不再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于人推行其霸权主义。'...

——罪恶之因岂能结出善果

531aad4bd11373f0982c0a80a70f4bfbfbed0472.jpg

巴黎袭击案,举世震惊。世界舆论一致谴责IS的“恐怖”暴行,为法兰西致哀。

可谴责IS暴行,无不拿伊斯兰说事,甚至把怒火烧向穆斯林。许多穆斯林学者也纷纷出来谴责IS,并为伊斯兰辩解----引经据典地解释这与伊斯兰无关,指责IS不是穆斯林或背叛了伊斯兰,但总显得似乎有自辩清白急于撇清自己之嫌。

且不论IS是真假穆斯林,其幕后真实背景如何,这都不是问题的实质。世界舆论义愤填膺一面倒地谴责IS,并把穆斯林和伊斯兰捆绑在一起说事,把人们关注的目光集中、纠缠到穆斯林和伊斯兰问题上,这就掩盖了问题本质上原初的罪恶。

巴黎袭击案,其实质就是罪恶之因结出的罪恶之果! 是一场强盗与亡命徒之间的博弈,强盗和亡命徒都是一样不择手段。它与任何宗教无关。

对一切滥杀无辜的暴行都应予以谴责,对一切无辜被杀的民众都应予以哀悼。这是人类应有的正义和良知。杀人偿命,血债血还,天经地义。但IS就是IS,别拿伊斯兰说事。IS的行为并不代表伊斯兰教。就像纳粹法西斯的行为不代表德国不代表基督教或天主教,以色列的反人类暴行不代表犹太教,爱尔兰共和军的行为不代表天主教一样,为什么总要拿伊斯兰教说事?

IS滥杀无辜的暴行应予谴责,但法国等列强们对利比亚、伊拉克、叙利亚狂轰滥炸滥杀无辜的暴行就可以免于谴责吗?法国的无辜死难者应该哀悼,法国也应予同情,而叙利亚、伊拉克和阿富汗死于包括法国在内的西方国家战机的狂轰滥炸的无辜死难者就不值得哀悼和同情吗?

就在巴黎前一天黎巴嫩贝鲁特也发生了一场造成200多人死伤的恐怖袭击案,也是IS干的;

此前不久土耳其的安卡拉火车站爆炸袭击案,造成300多人死伤,也是IS干的。怎么不见世界舆论的强烈谴责,也未见哪国降旗亮灯表示哀悼?

而差不多五年了,叙利亚人每天都处在战火中,每天都经历着死亡;十几年了,伊拉克和阿富汗也每天经历着战乱、爆炸和死亡。这一切可都是西方国家造成的。这些国家每年成千上万的无辜平民死于西方国家狂轰滥炸。这些暴行和死难怎么未见举世震惊,未见世界舆论的强烈谴责,未见国际社会哪怕假惺惺地掉几滴眼泪以示哀悼。西方的一条宠物狗感冒了都能上头条,而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成千上万无辜生命死于战火却不足为惜。这谴责和哀悼也以国家强弱分为不同的标准和待遇吗?

以色列抢占巴勒斯坦人的土地家园,驱赶屠杀巴勒斯坦人,以色列军队用先进战机坦克白磷弹对手里只有石块的进行反抗巴勒斯坦人进行残酷镇压,以色列不受谴责,巴勒斯坦人倒成了“恐怖”分子。

美国大兵在伊拉克虐俘、虐囚、奸杀幼女并焚杀其亲人、滥杀无辜,未见世界舆论震惊和谴责,未有什么国际社会对受害者表示过同情和哀悼。

西方战机不分军人与平民,对婚礼、葬礼、医院、学校无区分地狂轰滥炸滥杀无辜不受谴责,单单谴责IS滥杀无辜,不觉得虚伪和不公吗?

一个国家一个政权用先进战机巡航导弹集束炸弹和无人机对其它国家滥杀无辜就可以理直气壮貌似正义,而一个组织或一些个人用AK47、人体炸弹或砍刀报复性滥杀无辜就是“恐怖”袭击。这是什么逻辑?

二战结束时,苏联红军占领德国期间强暴了200多万德国妇女,在中国东北苏联红军也强暴了几十万中国妇女,对此,斯大林留下了他那句无耻的名言:胜利者是不受谴责的。

这就是成王败寇胜者为王的丛林法则,赤裸裸的强盗逻辑!

如今这世道已丧失了正义与良知,默认和遵循着这一无耻逻辑!

罪恶之果必有其因。当不义盛行于世,灾难就会降临。

试想当初,英美扶持犹太人强行在巴勒斯坦领土上建立以色列国,强占巴勒斯坦土地家园,驱赶屠杀巴勒斯坦人,而美英等国则袒护其罪行。以色列是唯一一个可以不遵守联合国决议的国家,是唯一一个可以任意抢占他人家园屠杀他人而不受惩罚的国家。没有美英的支持和袒护以色列及其罪恶,就不会埋下阿拉伯人及全球穆斯林对西方仇恨的种子。

本·拉登的基地组织为报复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持,对美国发动9·11袭击之后,美国为了报复基地组织,联合英法等西方国家组成多国联军对阿富汗发动战争,叫嚣要把阿富汗炸回石器时代。结果他们没有在阿富汗找到本·拉登,也没能消灭他们认为支持基地组织发动9·11袭击的塔利班,甚至也没有能摧毁基地组织,但却摧毁了阿富汗人民的生活。基地组织发动9·11,这与阿富汗人民何干? 却让几十万阿富汗无故生命丧身于西方的战火,几百万阿富汗人沦为难民。期间,美英两国的两位第一夫人,亲临阿富汗欣赏她们男人们的“辉煌成果”,扬言要揭掉阿富汗妇女们的头巾,“解放”阿富汗妇女,念念不忘推行西方价值观。这更激起了穆斯林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仇恨。

之后,美英又以萨达姆与本·拉登有勾结,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对伊拉克悍然发动战争,推翻萨达姆政权。结果,萨达姆跟本·拉登并没有干系,伊拉克也根本没有什么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有的只是美英自己的大规模欺骗性武器。但伊拉克可却被他们炸成废墟,伊拉克人民每天都生活在战乱和爆炸中,数十万生灵涂炭。推翻了萨达姆政权,处死了萨达姆,没有给伊拉克人民带去他们所宣称的民主和自由,而是把昔日富足稳定的伊拉克打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这不仅加深了穆斯林对西方的仇恨,也给基地组织提供了发展空间。

随后,西方国家又煽动和支持阿拉伯之春,旨在颠覆不听话阿拉伯国家的政权,使突尼斯-利比亚-埃及-也门-叙利亚众多阿拉伯国家全面陷入乱局。而法国又是军事干预利比亚的急先锋,出动航母和阵风战机对利比亚狂轰滥炸。推翻了利比亚政权,以下作的手段弄死了卡扎菲。昔日富裕稳定的利比亚成了第二个伊拉克。紧接着就是叙利亚,西方诸国以资金和武器扶持武装反对派,试图推翻阿萨德政府,各种反政府武装与政府军把叙利亚炸成了废墟,攻占了大部分叙利亚,阿萨德政府岌岌可危。

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被炸成废墟,陷入无尽的战乱中,给这些国家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也蓄积了这些国家民众以及全球穆斯林对西方的仇恨情绪,为基地组织的扩散和IS的崛起提供了机遇和空间。IS就是在被西方列强炸成废墟的土地上诞生,IS成员主要都是来自饱受西方国家祸害穆斯林诸国带着深深的仇恨而来。IS迅速崛起,在西方造成的伊拉克和叙利亚乱局中攻城略地,建立起自己的“王国”,又以残忍的手段使西方感到恐惧。西方又纠集武力对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的IS进行狂轰滥炸,而遭受轰炸之苦的大多数却是伊拉克和叙利亚的人民。

叙利亚被打得一片废墟满目疮痍,几十万无辜平民死于战火,数百万难民逃往世界各国,大部分难民流入土耳其、约旦、黎巴嫩等邻国,少部分难民则涌向欧洲各国。一些国家拒绝接收叙利亚难民,使得一些难民在逃亡途中遭到拦截,死于海上或陆路,这又造世界性成人道灾难,也成为困扰西方国家的一个难题,德、法等一些欧洲国家出于无奈和人道考虑决定接收一少部分叙利亚难民。其中难免有IS分子从混乱的叙利亚混入难民队伍流入他国,这也为西方国家留下隐患。没有西方国家搞乱叙利亚,就不会有叙利亚难民问题,叙利亚难民问题本就应该由美法英等造成叙利亚乱局的责任国来解决和承担。

法国积极追随美国主导的所谓反恐战争,哪一场罪恶的战争,法国都是积极参与。派兵攻打阿富汗,派战机轰炸利比亚、伊拉克和叙利亚,法国都是急先锋。

法国在北非马格里布地区长达一百多年的殖民统治时期,对殖民地人民的反抗进行过残酷地镇压和屠杀,在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和突尼斯等地,火烧、斩首、活埋、强奸侮辱….,一千多万殖民地穆斯林惨遭屠杀,其兽行比德国、日本法西斯有过之而无不及,法国从未对它曾犯下的罪恶忏悔、谢罪、道歉过。

二战期间,戴高乐建立流亡政府,在非洲法殖民地组建外籍军团,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和突尼斯等地大批穆斯林应征参加法军,为法兰西浴血奋战,最终赢得了二战的胜利。二战后这些为法国立下战功穆斯林军人或准入籍法国。这是穆斯林入籍、移民法国之始,也是法国穆斯林为什么多是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和突尼斯裔的缘由。

戴高乐至希拉克时代,以自由、平等、博爱为荣的法国尚能以开放包容的胸怀善待有功于法兰西的穆斯林公民,法国的穆斯林公民也相安无事。可自9·11之后,法国积极追随美国主导的反恐战争,自萨科齐始以世俗主义为名国内针对穆斯林推行宗教和种族歧视政策,通过立法禁止穆斯林女性在公共场合戴头巾,纵容反伊斯兰势力的侮辱伊斯兰行为,《查理周刊》辱教案、禁止中小学校给穆斯林学生提供应无猪肉餐…。法国政府推行的宗教与种族歧视政策造成了法国国内不同宗教和族群间的隔阂、矛盾和仇恨,撕裂了法国社会。

法国没有就其历史罪恶忏悔和谢罪,没有反思9·11之后其积极追随美国反恐对穆斯林诸国犯下的罪恶,反在国内推行反伊斯兰教政策。你说你家阵风战机到人家利比亚、伊拉克、叙利亚干嘛去了?人家招你惹你了?你国内几百万穆斯林原本好好的相安无事,你又没事找事地弄出什么“头巾案”、“辱教案”、“猪肉案”…,终于招致国内穆斯林报复。今年一月《查理周刊》因侮辱伊斯兰教招致枪杀袭击事件,之后又接连发生过几起袭击案,都是其国内穆斯林干的。IS核心成员是几千名来自欧洲各国的激进战士,其中来自法国的就差不多占半数。这都本应引起法国政府的重视与反思,可他们并没有重视和总结教训,就在巴黎“恐怖”袭击案前不久,又推出招全世界穆斯林反感痛恨的“猪肉案”。法国政客们把法兰西一步一步地引向灾难。

新仇勾起旧恨。埋下仇恨的种子就会结出复仇的恶果,手上沾满别人的血就得用自己的血才能洗去。这次法兰西在劫难逃也就不足为奇了。

这么说来,法兰西——你一点也不冤!

这是西方一手造成的,是他们自己打开了手中的潘多拉魔盒。

没有西方支持以色列并袒护其反人类罪行→就没有穆斯林对西方的仇恨→就不会有9·11→就不会有阿富汗和伊拉克战祸→也不会有后来的阿拉伯之春→就不会有现在的阿拉伯乱局→就不会有IS的崛起→自然就不会有今天的巴黎“恐怖”袭击。

这一切始于9·11,而以色列问题则是万恶之源!不解决以色列问题,阿拉伯地区永无宁日,世界永无宁日。

美国为首的西方搞乱阿拉伯国家的目的就是为了其中东战略。叙利亚政权岌岌可危,俄罗斯及时出手相救,俄罗斯的介入也是为了其与美相争的中东战略,二者都同样是心怀鬼胎。俄罗斯为自身的利益力挺阿萨德政权,倾力出动战机巡航导弹和坦克对包括IS在内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狂轰滥炸,很快扭转了叙利亚战局。同样,俄罗斯的狂轰滥炸使IS和其它反政府武装遭受沉重打击,但遭难的主要还是叙利亚人民。很快IS就对俄罗斯发起报复袭击,炸毁从埃及飞往俄罗斯的一家俄罗斯民航客机,造成200多俄罗斯人遇难。随后又制造了巴黎“恐怖”袭击。

巴黎“恐怖”袭击之后,法国近日派出其唯一的航母开赴波斯湾,准备对叙利亚的IS目标展开新一轮报复性空袭;俄罗斯更是派出最先进的战略轰炸机、巡航导弹和战舰加大空袭规模;美国也不甘落后,也派出最先进的战略轰炸机和巡航导弹展开新一轮空袭。 俄美法各自心怀不同目的借机分别对所谓IS目标展开地毯式狂轰滥炸。

当今世界各类最先进的战机、战略轰炸机、巡航导弹、航母、战舰、坦克和火炮,世界超级军力的集合,整个一个世界大战级的规模。小小IS哪来的这么多这么大的目标给俄法美海陆空几路大军去狂轰滥炸?

如此大动干戈,牛刀宰鸡,醉翁之意岂在酒?名为打击IS,实则各方各怀鬼胎,为了各自利益把叙利亚当做展示军事实力的舞台和倾泻库存弹药的演兵场,意在威胁和震慑各方,争夺中东地区乃至世界利益和霸权。

巴黎袭击是法国的IS分子干的,俄罗斯的民航客机是IS埃及分支干的,俄法美军对叙利亚的战略轰炸既不可能直接打击法国的IS分子和IS埃及分支,对IS的打击也有限。IS是一个极端组织,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国家,许多国家和地区都有其分支或成员,其几万名主要成员大都来自世界各地,恐怕也会在被消灭之前就逃之夭夭,散布到世界各地,不知又会在什么地方发起新的“恐怖”袭击。

任何一场战争都是邪恶的,可往往却宣称是为了正义,因为任何一场战争受难者大多都是平民百姓。招致“恐怖”袭击的根源在自身,轰炸叙利亚意义何在?只会给叙利亚人民带来更加深重的灾难。

美俄法大兵在投向叙利亚的炸弹上写着:“带着爱从巴黎来”,“为巴黎和同胞”,“为巴黎复仇”。以“爱”的名义制造新一轮狂轰滥炸,其结果只会激起更深的仇恨,招致更加泛滥更加血腥的报复性“恐怖”袭击。这次的巴黎“恐怖”袭击是列强们搬起石头砸了法兰西的脚,下次没准会砸破美国的头或让俄罗斯断条腿。

就像当年9·11之后美英法等国对阿富汗的狂轰滥炸一样,没有找到本拉登,没有消灭塔利班,也没有消灭基地组织,只是激起了穆斯林对西方的仇恨,使基地组织散布到更多的国家和地区,最终催生出IS。

美国主导的反恐战争打了十几年,越反越恐,不仅没能消灭“恐怖”组织,反使得“恐怖”组织满世界遍地开花,反使得“恐怖”分子杀入自家院内,搞得自己不得安宁。

不反思自己犯下的罪恶,没有平等、宽容、善待人类的价值观,一味地迷信先进科技与武力,穷兵黩武,只能适得其反。先进的科技和强大的武力并不能给你们带去和平与安宁。

阿拉伯国家曾有句谚语:没有埃及就没有战争,没有叙利亚就没有和平。意思说埃及是阿拉伯地区最重要的军事力量,没有埃及的参与阿拉伯地区就不会有大的战争。而叙利亚则是阿拉伯地区一方重要的政治力量,没有叙利亚的稳定阿拉伯地区就不会有和平。由于西方列强的强势介入以及埃及与以色列的媾和,埃及的影响力已江河日下今不如昔,但叙利亚的稳定对阿拉伯地区的影响却依然如故。这一点我们可从如今阿拉伯乱局中看出端倪。如今西方列强们搞乱了叙利亚,叙利亚没有了和平与安宁,阿拉伯世界也就没了和平与安宁,西方列强们也休想得到和平与安宁。

美国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曾说过:黑暗无法驱散黑暗,只有光明可以;仇恨无法消除仇恨,只有爱才能做到。

若要这个世界不再有仇恨不再有战争,只有那些手握先进武器大国们不再穷兵黩武恃强凌弱,不再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于人推行其霸权主义。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这才是使这个世界走向安宁的唯一途径。

2015-11-20.

1.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伊光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伊光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伊光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